公司新闻
 
浅谈新疆阿克苏局铸“嘉庆通宝”钱版式
 

  清嘉庆四年,乌什局迁回阿克苏。嘉庆五年,仁宗皇帝谕旨:“现在阿克苏请领祖钱式样。所有新疆等处,自应鼓铸嘉庆钱,以资行使。至乾隆钱,尤应永远通行。嗣后新疆地方鼓铸乾隆钱二成,嘉庆钱八成,万世子孙敬谨遵行勿替。”对仁宗皇帝这一谕旨,虽然并未“万世子孙”完全遵照执行,但其子孙中确有“变通”执行者。

  嘉庆年间,新疆只有阿克苏局和伊犁宝伊局两个铸钱局,当五、当十钱以及其他“大钱”还未出现,加之道、咸、同、光、宣后朝均未补铸过嘉庆年号钱,因此,嘉庆年号红钱品种不多,成为清代新疆红钱系列中唯一没有记值和记地的年号钱,也是唯一钱背上未出现“汉、满、维”三种文字共存现象的年号钱。另外,由于嘉庆朝阿克苏铸钱局的史料记载明晰,现存实物相互印证。嘉庆通宝红钱品种相对较为单一,钱币爱好者一般不屑对其研究,故有关阿克苏局铸嘉庆通宝钱币的研究讨论文章相对较少。

  (1)、《故宫清钱谱》一书载有一枚阿克苏局嘉庆通宝小吉嘉减笔祖钱,朱氏父子著《新疆红钱》一书载有一枚部颁阿克苏局嘉庆通宝小吉嘉样钱(为马定祥先生增拓)。但是,时至今日,现实中却未发现与二者一致或相似的原版原式行用红钱。《新疆红钱》一书载有另一枚“单面阿克苏局红钱可能为未雕成面文之祖钱”(也为马定祥先生增拓)。新疆党史涛和党彤二位先生将其与“乾隆通宝祖钱”钱文风格对比分析后认为:单面满、维文钱“似应为乾隆通宝阿克苏局单面祖钱”(见2005年《新疆钱币》第3期136-137页)。

  (2)、阿克苏局所铸的嘉庆通宝行用红钱,以往大都被人们分为两种基本版式,即“大吉嘉”版式和“小吉嘉”版式。而近年来,细心的钱币爱好者发现,在实物中还存在一种“中吉嘉”版式的钱币。至于一些“异版别品”钱币,本人认为有一些可以作为细小版别钱,而大多只能算作当时的次品币,皆不宜划归为另外的版式。私铸品就更应另当别论了。

  大、小吉嘉版式谁先铸谁后铸历来是个有争议的问题,目前仍难下定论。有些学者认为:按照清仁宗皇帝之谕,大吉嘉版式似乎更符合当时的要求,故“大吉嘉应该在前、小吉嘉在后”。但按发现祖钱和母钱的情况来看,小吉嘉应该在前。笔者认为:依据发现祖钱和母钱情况来判断大、小吉嘉钱币孰先孰后未免有些武断。因为:一则小吉嘉版祖钱及母钱虽被发现,但目前发现众多小吉嘉版式的流通行用红钱,也并非其祖钱或母钱的“原版原式”;二则大吉嘉版祖钱和母钱目前仍未发现,但并不能断定嘉庆年间祖钱和母钱是否存在,也不能排除以后被发现的可能性。

  1、最具特色、很有创意的就是背右维文五点独具“梅花状”排列。前后各朝均未出现,成为嘉庆朝阿克苏局铸钱的“标志性符号”。

  2、钱文“通”字“甬”头为特有的角头,似变异倾斜的“刀”字头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嘉庆朝阿克苏局补铸的乾隆通宝红钱却既有角头“通”,也有方头“通”。

  上述三点为嘉庆朝阿克苏局铸币所独具,前朝和后朝阿克苏局所铸各年号钱均未出现。

  1、最具特色、很有创意的就是背右维文五点独具“梅花状”排列。前后各朝均未出现,成为嘉庆朝阿克苏局铸钱的“标志性符号”。

  2、钱文“通”字“甬”头为特有的角头,似变异倾斜的“刀”字头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嘉庆朝阿克苏局补铸的乾隆通宝红钱却既有角头“通”,也有方头“通”。

  上述三点为嘉庆朝阿克苏局铸币所独具,前朝和后朝阿克苏局所铸各年号钱均未出现。

 
产品搜索:
最新产品
联系方式